在生後面的遊記之前,來插撥個一則心情記事好了。

今天很難得的準時下班(連續加班兩個月),在初夏的五月,即使已經下午五點半了,外 頭仍是陽光普照,一點都搞不清楚到底是幾點?難得早下班,去做個小小的採購;回到家中,難得的輕鬆。打開電腦看了一下時間,利用時差打電話回台灣處理一點 事情。同時也在線上跟老同事聊聊天,突然小小丟過來一個訊息,給了我他的無名,一邊跟小小聊著,update一些訊息,一邊看著小小的無名。小小還是小小,嚮往家庭的小女生。然後很無聊地在小小的無名中尋找是不是有其他同學的無名。看著看著,就連上Tomoko的了。

以前就常笑Tomoko是「文藝美少女」,所以Tomoko的無名一定有很多文章可以看。蜥蜴瞄了一下文章分類以後,往相簿轉進。想說update一下Tomoko的近況。隨便點著相簿,看到一本標著wedding,想說不然看一下最近結婚的到底有誰好了?因為從小小那邊知道一些我落伍很久的消息...點開相簿,放眼望去,蜥 蜴瞄著瞄著,看到一張照面下面寫著泰安老師的結婚照,蜥蜴繼續瞄著瞄著,看到下一張用日文寫著祝泰安老師幸福,又繼續往下瞄,蜥蜴突然發現那個字好像不是「泰」,所以再看它一眼,喔~是森安啦!然後錯亂的蜥蜴心中還一邊OS著說,ㄟ~好巧喔!我也有認識一個森安老師,恩~就在腦中轉到這個念頭的電光火石瞬間,蜥蜴的腦袋好像被什麼打到以後,蜥蜴急忙把那張照片點開來看。看到以後,蜥蜴自己也差點失聲笑出來了。

天才蜥蜴完全忘記跟Tomoko不但是大學同學,也是研究所同學...森安老師不就是我們研究所的老師嗎?而森安老師的先生,更是研究所時代蜥蜴的政經老師。而蜥蜴我竟然在那邊找尋這些巧合...

之後蜥蜴又繼續有一篇沒一篇的看著Tomoko的部落格(其實是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以後,蜥蜴去解決民生問題);剛好看到一篇Tomoko在談說喜歡跟朋友談天說地,蜥蜴瞄過的字裡行間中,剛好又看到Tomoko寫著找M***出來之類的字眼,天才蜥蜴又在那個同時發想,挖~Tomoko的朋友中也有叫M***的啊~怎麼會有女生叫這個名字呢?然後在蜥蜴發完這個傻以後,蜥蜴的腦袋又被打到了。棍!那個M***不就是跟我認識的M***是同一個人嗎?這...蜥蜴今天的白癡症也發作的太厲害了吧?

看著Tomoko的文章,加上之前跟小小的MSN,突然有一種跌入大學的年代。因為在下班後的三個小時內,蜥蜴的周邊圍繞著大學跟研究所的回憶。後來特地去找研究所期間,Tomoko的文章;瞬間回憶就這樣交錯在現在跟那兩年之間。

蜥蜴都已經忘了Y先生喜歡吃麻辣鍋這件事,只記得他不吃魚。(因為在伊豆,因為他不吃魚的關係,我跟M先生得要吃掉一整條金目鯛)蜥蜴更是早就已經忘記Y先生是班代這件事...我想Y先生也不承認吧?但是蜥蜴腦海中同時出現兩個禮拜以前在伊豆見到的Y先生;配合著Tomoko文章中寫到說Y先生常說我們太嫩。恩~回憶就這樣在古往今來中穿梭啊~愛吃麻辣鍋的Y先生,跟狂磨哇殺米的Y先生劃上等號了。Y先生還是Y先生!

看到Tomoko寫得RAKU,想到這位天才跟蜥蜴一同在D公司中共患難兩年。RAKU從一開始的呆不住,到現在是蜥蜴走了而她繼續堅持。而RAKU也在D公司的期間找到了他的幸福。RAKU仍在D公司一邊奮鬥,一邊跟他的幸福奮鬥中。回想研究所兩年跟RAKU的交集跟在D公司每次RAKU都壓低著聲音來找蜥蜴的情境。到現今,沒辦法看到人,不過在MSN上還是可以感覺到天才RAKU的冒失跟慧黠。RAKU還是RAKU!

SEN,一直處於一個神秘狀態。電腦壞了這個理由,讓他用了快四年,很難得可以在MSN上面遇到她。還在台灣的時候,偶而會有一兩通簡訊,或者是一兩通一打就超過一個小時以上的電話。之前SEN來考試的時候,還特地藉由Y先生去尋找SEN的落腳處。發揮蜥蜴最擅長的推理遊戲,一發即中的找到SEN落腳的旅館,打電話到旅館跟好久不見的SEN聊了快兩個小時的天。因為這次的精彩推理,Y先生建議我去演出柯南...(線索只有模糊的三條,蜥蜴就這樣硬是找到對的旅館)堅持自己的夢想但又懂得對現實低頭。SEN還是SEN!

M先生,因為最常連絡,所以對蜥蜴來說,沒有太多新舊衝擊的感覺。熬完那段必經過程,M先生繼續為他的事業打拼。也因為這樣,在兩個禮拜前,蜥蜴還可以跟M先生還有Y先生一起到伊豆一趟。M先生還是M先生,一點都沒變。

伊豆之旅,可以說是蜥蜴這半年以來,身心放最鬆的三天。以蜥蜴這個神經質的傢伙來說,出去玩可以放這麼鬆真難得。不過這一次也多虧有Y、M兩大先生在開頭的三天相陪,讓蜥蜴的GW大遊記一整個很放鬆。達到真正放鬆的效果。

也許看倌們會覺得出去玩本來就是放鬆,有什麼好難得的。各位看倌,錯囉~對蜥蜴來說,如果從頭到尾都是蜥蜴自己一個人的話,蜥蜴會一邊玩一邊想下一個點該怎麼辦?交通、食宿什麼的,沒有辦法把心情放鬆的玩。但是這一次因為一開始是跟自己熟悉的朋友,自己信任的朋友一起出去玩,肩膀上的某個叫做「責任」的東西消失了。蜥蜴整個肩膀輕鬆了。不用擔心有一群人圍著你要你幫他找東西,不用自己一個人找路算時間,這些東西,都有人在你身邊跟你一起尋找,一起計算。

跟好友一起旅行,不應該是這樣嗎?

跌入回憶中的蜥蜴~

創作者介紹

火星冷血蜥蜴的窩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nI
  • 網路真的超方便,部落格update近況喔~~真的是另一種的交流喔~妳沒寫我也都忘了你和TOMOKO也是研究所同學了。哈哈!
  • 你忘掉沒差啊,重點是我自己都記不起來...

    Yuki 於 2009/05/14 17: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