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參加了公司的忘年會,突然心中想了很多事情。

當初蜥蜴好不容易增取到日本交換留學的機會,來這裡一年以後,蜥蜴就告訴自己,學生一年是不夠的,所以那時候蜥蜴暗自下定決心,在出社會以後,有機會一定要找一個到日本工作的機會。第一間公司也是日本公司,而且滿公司的日本人,不過到日本工作時間只有短短的出差一個月方式,這種出差方式可以說來這邊作客的。根本沒辦法體會到這邊的生活,所以蜥蜴並沒有因為這樣就滿意。

後來蜥蜴終於決定換工作,也剛好找到這個可以到這邊一年的工作。又跟當年一年,來這邊一年,體會一年的日本生活。當初的一年是體會日本大學生的日本生活,而如今的一年是體會日本上班族的日本生活;我想這樣應該就夠了吧?

因為有之前的一年經驗,所以基本生活都不成問題,只是要適應日本上班族的生活,當然這多少跟被前公司前後派到日本兩個多月的經驗,也不是太難習慣的事情。總之就是上班ㄇㄟ~能怎樣?

昨天忘年會,去吃了一家雞肉專門店,問我味道如何的話,我會跟你說我想吃鹹酥雞...根本比不上台灣的鹹酥雞,更不用說炸雞了。日本人的這種忘年會啊~什麼鬼的都只是名義而已,其實就是去狂喝,把肝喝爆這樣而已。蜥蜴不懂「酒」這種東西到底有什麼好喝的?日本人很愛說啤酒是大人的味道,原來大人的味道就是那種拿出冰箱兩個小時以後就會酸掉的味道嗎?就像這邊的426說的:媽的,他們那群都往死裡喝啊~

吃飯是其次,酒才是整個宴會的重點。蜥蜴其實不是不能喝,但是因為我喝不出這種東西有什麼好喝...所以蜥蜴直接點其他飲料來喝。看著日本人捧著酒杯開始狂灌,前半個小時話題是有一搭沒一搭的,當平均每個人喝掉兩杯以後,開始熱鬧了起來,端著杯子開始滿場飛了。開始跟上司高聲談笑,開始當著同事面前抱怨同事;然後一直跑廁所。而女生必須在旁邊一直幫忙倒酒,整理桌面。在旁邊默默看著這個畫面的我,只是默默升起了一個想法。畢竟我不是這個國家的人。

好不容易整個一次會結束以後,已經是晚上快10點了。蜥蜴可能真的是老了。在家裡拖到10點可能一點都不想睡,可是只要到那種場合去,沒喝任何酒精飲料,但是眼皮就開始沈重起來了。明明看著上司們都上車走掉了。也聽到期他的日本人很失望的說不繼續喔?蜥蜴很高興地想說可以回家睡覺了。不用像上次一樣被抓去KTV唱歌。

沒想到當蜥蜴好不容易擠進小小車子裡時,他們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改變主意要去二次會。驚覺上了賊船了!不去的話根本回不了家。所以蜥蜴又被拉去了。這次二次會是到附近的「司拿股」。其實在這個時候有喝的人都已經是半茫了,進了「司拿股」以後繼續喝,真想不通這些人到底為什麼這麼愛喝?要喝回家喝不就好了嗎?

你說不是這樣的,在外面跟朋友一起喝感覺不一樣,有人會陪你談心。呃...台灣是這樣的,可是日本...我看不到他們在談心這件事。進到「司拿股」也是歌本拿起來開始點歌,然後讓穿低胸爆乳裝的老闆娘幫他們服務,唱歌的時候敬業的老闆娘就會幫忙拍手,但是誰在談心啊?就是一群醉漢在那邊瞎喊瞎唱。老闆娘也是一幅熟練到不行的地步,不用看螢幕,歌曲進行到哪裡該喊什麼都知道。突然覺得...想回台灣跟朋友搶麥克風。不要在那邊大家禮讓過來禮讓過去。

但是在「司拿股」蜥蜴就升起了很多想法。學生時代跟部活一起出去開大會的時候,規定的一次會跟二次會都是乖乖的在大眾居酒屋解決。時間一定是在午夜12點前結束。然後一群人就會被學長帶到漫畫喫茶店,一夥人就這樣泡在那裡面度過漫漫長夜,等待早晨的電車。但是這樣的時間卻是我們最快樂的時間。因為學長都很照顧我們,所以不用擔心任何事情。但是過了七年,我卻是在有名的雞肉專門店跟「司拿股」分別度過我的一次會跟二次會。之後還是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間。在那一瞬間,蜥蜴真的覺得,蜥蜴對自己的堅持一定要到日本來過上班族生活是對的。因為畢竟還是跟之前的回憶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的。

在那之後蜥蜴想到了蘭迪教授的「最後的演講」,蘭迪教授在裡面強調的一件事「重點不在於你怎麼實現你的夢想,而是在於怎麼過你的人生。如果你以正確的方式度過人生,上天自然會眷顧你;夢想會自己實現。」我不像蘭迪教授那麼偉大,可以把他小時候的夢想都實現。因為我也根本忘了我小時候的夢想是什麼?不過我知道一件事,我很堅持也可以說是很頑固地朝著自己認為自己想要也是自己可以的方向走。蜥蜴很清楚地記得自己是怎麼決定適合那一類組的。也許蜥蜴的人生就是從那邊開始轉彎吧?

蜥蜴的家庭是一個純理工家庭,父母兄姐全部都是理工科出身,但是蜥蜴在考完高中的那一年,進高中之前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第一類組,第三類組到底有什麼不一樣?但是那時候就面臨必須要分組的決定,蜥蜴念私立高中,一進去就要分組了。蜥蜴記得去問完第一跟第三類組的分法以後(一組要念物理、化學,一組不用的分法),自己一個人坐在樓梯間思索,到底要念哪一組?然後說服自己以後,就這樣開始朝向第一類組邁進。就這樣念高中、考大學。某種程度來說我是家裡的異類,因為沒人是文科的。何況以蜥蜴這種高大又粗勇的身材跟火爆可怕的個性,竟然去選了一個文組中的文組科系。我想應該有很多人的眼鏡都換新了吧?不過蜥蜴在樓梯間的時候告訴自己的是,蜥蜴想當商人。所以才選第一類組的,結果沒想到卻跑到文組中的文組去了,但是蜥蜴以不務正業的方式也順便念了商人該念的科系。然後再以不務正業的方式繼續把這兩個科系結合在一起唸完碩士。我想上天是眷顧我的,不然不會給我這麼多巧合。套句漫畫TUBASA裡面講的:世界上沒有偶然只有必然。所以也許可以把他想成這是上天幫我安排好的。

順利畢業進公司服務,兩年半以後又讓我找到真的可以到日本工作的新工作,上天再次眷顧我,幫我實現我在留學時代對自己許下的願望。蜥蜴不知道這樣是不是正確的方式過人生,所以蜥蜴的夢想都一個一個自己實現了。但是蜥蜴知道,如果蜥蜴真的想要什麼,蜥蜴會一直很努力地往那個方向爬過去。當然,蜥蜴真的想要的東西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跟年歲的增長有所不同。但是哪一個人不是這樣?至少蜥蜴的夢想到現在為止都可以打勾說已實現,或者是實現中~

蜥蜴當然對自己回台灣以後的生活也已經有一個大概的規劃了,不過那還要等到一個小baby出生以後的事,說不定中間有所變化也說不定。俗語說的好,「計畫趕不上變化」!但是做好計畫,絕對不用怕變化不是嗎?

蜥蜴決定要去補償昨天被小日本浪費掉的睡覺時間~

創作者介紹

火星冷血蜥蜴的窩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ntei
  • 日本人根本就是藉機發酒瘋~感覺差好多哦~
  • 他們的人生很悲哀,只能借酒裝瘋的時間才能講出想講的話。其他時間都不行!不過我這次遇到的這一組人還OK,至少不會隔天到公司就完全撇清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們還是會多少談論一下。

    Yuki 於 2008/12/20 09:07 回覆

  • KinI
  • 那種倒酒的場面讓我想起第一個工作的第一次應酬,心理深深的呼喊著~~我是翻譯又不是倒酒陪酒小妹....昏~~~還好總算是逃過一劫,經歷過就落跑~~真的不懂為什麼可以一直喝,喝到掛然後隔天有一早出現在會議室內,太恐怖了...
  • 出現在會議室還好,我旁邊的日本人隔天宿醉,還會一直在你耳邊跟你嘮叨說,好不舒服、好不舒服。噁心死了~上次我直接頂他一句,你不舒服跟我講也沒用,你跟我講十次你還是不舒服,所以請你閉嘴。這樣還會被當作不給面子,說我講的太過份...真難做人

    Yuki 於 2009/01/01 21:18 回覆

  • hana
  • 這種日本文化到現在我還是搞不懂...我總是想:一定有什麼趣味是我們外國人沒辦法理解的吧~所以跟日本人應酬,我都會給他點貴聳聳的酒~如果一定要喝酒的話,我也要喝好酒!!
    蜥蜴老師,我是東華~來研究你的黑暗心理了^^
  • 哈哈~我都是直接點「撒挖」或者是其他飲料了。
    我就是不喜歡喝那種沒有味道的飲料。
    慢慢研究喔~不要跟著變黑暗就好了!

    Yuki 於 2009/06/01 16: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