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閒的週末,很久沒有這樣享受過了。
這個週末終於沒有其他的要事、邀約,就是靜靜地留在房間裡面消磨。一個人坐在電腦前面為了之後的日本行程大傷腦筋,可是卻難得覺得心靈平靜。
這兩天天氣之好,充滿著一股出去走走的念頭,可是卻沒有動力。出去走走,卻覺得一個人沒有什麼樂趣,所以不想出去。
但是在剛剛還是有出去小小地享受了一下秋意中的太陽;暖暖的,卻不炎熱。我想那也是因為我心中也是暖暖的吧?
中午時出去買午餐,按照慣例一趟路出去,就會把今天所有的食物跟娛樂都解決,所以就慢慢地晃出去了。一邊騎車一邊發呆,突然覺得心中的暖流又再度通過了。
星期五,在抵達公司後突然發現自己把房間鑰匙弄丟了。從小到大就是鑰匙兒童長大。不過還是多少會有把鑰匙弄丟的經驗。鑰匙不見了,就只是懊惱以及趕緊想辦法處理。
當 下立刻判斷說,乾脆請個半天假,下午回來處理鑰匙,並且順便休息個半天;在這樣的想法支持下,開始尋找我的假卡跟處理我的午餐。但是周圍的人突然出現跟我 說,叫我偷溜回來處理就好,大家會幫我cover;四劍客中的老大更是直接提出,他要出去廠商那邊,順便直接把我載回來處理。已經在很感動的狀態下,一路 走到車棚的過程中,四劍客中的煙槍雙俠出現了,他們也已經幫我想好了其中一俠剛好當天也有出公司的行程,所以也是順便可以載我出來解決鑰匙的事情。心中頓 時衝過一股暖流。

小時候,回到家裡,發現自己鑰匙不知道丟到哪裡去的時候,只能在外面枯等,等到媽媽回家,或者是拜託隔壁同年齡的鄰居,趁他家大人不在家的時候,讓我從二樓的陽台爬回自己的家裡。(上演空中走鋼索的技巧)
到了大學,鑰匙反鎖在房間,或者是整串鑰匙不見的時候,也只能默默地想辦法找到房東或者是先想辦法把自己運回住的地方,再想辦法解決。從來不敢跟人家出聲求救。

想想也許是因為家裡從小的教導吧?覺得跟人家出聲求救就是一種麻煩別人的行為,不可以去欠這種人情。
所以一旦在這種情況下,有人伸出這樣的援手,反而我會感動不已。
想想這樣也許就是照成我現在這種個性,講好聽一點,獨立自主靠自己。像小森上次說的「強伯」
但 是說難聽一點,不就是硬ㄍ一ㄥ,因為不能向外求援,求援就是把自己軟弱的一面給別人看,求援就是欠人家人情。這樣的個性,真的是好的嗎?我現在開始可以瞭 解為什麼我一直覺得同學都不是很貼心,因為年輕時候的他們只看到我外表硬ㄍ一ㄥ的那一面,所以都覺得我都可以自己解決,他們不必來幫助我。

秋天的太陽,跟冬天的太陽一樣,讓人覺得心中暖暖的。讓人覺得世界變的漂亮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火星冷血蜥蜴的窩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