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耶誕節,對從東海畢業的我,對耶誕節有特殊的情感。
不是所謂的什麼耶穌誕生那些的,跟我這個佛教徒沒關係。

東海是基督教學校,所以每年耶誕節,24號放半天,到了24號晚上就是超級重頭戲。東海校園裡面會有至少兩區的舞會,深夜11點50開始更是所有的人潮都會集中到東海教堂的旁邊,形成一個非常大的漩渦,把教堂團團圍住;從文理大道連到整個教堂旁的大草原都是滿滿的人。
在 59分第一聲鐘聲響起時,全部上千人的年輕人,會頓時鴉雀無聲,一直敲到第90聲鐘聲時,又很有默契的全場開始出現倒數的聲音。越來越大聲的倒數聲,情緒 也跟著上揚。到了「零」這個字從大家的口中迸出來的時候,同時也高呼「Merry Christmas」;回顧四周,大家互相擁抱、情侶互相擁吻;所有的手機在那一刻,完全處於一個停擺的狀態。場面混亂,但是非常溫馨。

從大三那一年開始,為了研究所,我開始補習,但是也是在大三開始,高中同學的出現,讓我的耶誕夜記憶越來越深刻。我非常喜歡東海的耶誕氣氛。讓人很溫暖;特別是耶誕夜的時候,大家圍著教堂大聲倒數。我相信這也是所有的東海人四年來最美好的回憶之一。
大三、大四兩年的耶誕回憶,就是帶領著高中死黨們,在東海教堂旁倒數,之後一群人再回到住處,聊天打屁,瘋狂但溫馨。

到 日本交換留學的那一年,更是見識到日本的耶誕氣氛,那是2001年的耶誕節,那時候剛到日本一個月,耶誕節就是五個女孩子在異地自己過。我只記得我們跑到 耶誕氣氛最濃厚的「台場」,看著巨大的耶誕樹,跟滿坑滿谷的情侶。整個街上全部都是情侶,只有我們幾個女孩子很醒目地走在一起...
冷到爆的冬天,在台場漫步;然後回到住處後,大家一起做蛋糕。為自己在異國的耶誕節慶祝。這種心情,如果不是去過的五個人,可以體會嗎?
由於日本的姊妹校一樣是基督教大學,所以也在那一年的耶誕前夕,由大學帶領我們外國學生,去教堂內參加日本的耶誕派對。手鐘表演,跟滿滿的耶誕裝飾。整個空氣中都是滿滿的耶誕味。

離開東海、離開日本回到台灣,完全感覺不到何謂耶誕味?即使耶誕前夕,看著電視廣告,看著商店掛出燈飾跟聖誕老公公的擺飾,都還是嗅不到那種濃濃的耶誕味。

進到長榮念研究所,在古城台南更是沒辦法感受到耶誕的氣味。兩年的耶誕節都在努力賺錢中度過。到了2005年研究所畢業那一年的耶誕節,剛好因為工作到滋賀研修一個月,而12/25也是研修的最後幾天了。
再度回到日本,再度感受到日本那種連空氣中都充滿了耶誕味的感動。更感動的是,我在這一年過了一個真正的「白色聖誕節」。
這 一年全日本很早就下起大雪,但是滋賀的大雪在20號左右就停了,只剩結了一層厚厚的冰的地面,到24號,連地面的冰都融到一定的程度了,但是就在24號晚 上,我們出去買我們的耶誕大餐--壽司,回旅館的路上,雪花就在我們的頭上,飄漩著。當場跟老大阿蔡和朱仔上演了一齣,耶誕節系列日劇之最愛的戲碼-- 「白色聖誕節」;也就是一定要滿懷感動看著天空,伸出右手去接飄下來的小雪花,然後熱淚盈眶或者是欣喜若狂地說:雪!雪!

雖然在那個情景 下,嘴上這樣搞笑著,但是心理是感動的,畢竟對東海出身,又是念日文系的我來說,本來對耶誕節就有特殊情感,這樣的經驗又是相當難得,我想我們三個人站在 路燈下,抬頭看雪花以漩渦式下降飛降在我們頭上的這一幕,我會永遠記得。感謝阿蔡跟朱仔讓我可以有這一幕回憶留在心底。

今年的耶誕節,23號到同事家裡的教會去參加了活動,但是跟之前感受過的耶誕味都不一樣,突然有種失落,想找回以前的耶誕味...今天是24號,沒有安排任何的活動,但是我仍會抱著小小的希望,期盼會有奇蹟發生。什麼樣的奇蹟都可以。因為今天是耶誕夜!

創作者介紹

火星冷血蜥蜴的窩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