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感謝小森跟珊樺,在中秋節前夕把我拉出去過了一個總算不是那麼平淡又寂寞的週末了。
烏來烤肉、北海岸放煙火,和朋友一起在郊外聊天,回溫了很久沒有的中秋節氣 氛。仔細想一想,我最後一次的中秋烤肉,應該是在那大二、大三時,因為爸媽不忍心我一個人在家裡陪他們一起無聊,所以提議在自家封閉的後陽台烤的。從那之 後,我也就再也沒有烤過肉,往後的中秋節,我怎麼度過的我都已經沒有記憶。放煙火這種事更是從國小四年級以後,就再也沒有碰過。因為哥哥的一句那根本是看 錢在空中燃燒,從此金盆洗手!而一群人一起坐在四周環山跟面對大海,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更是多久以前的記憶了。對從高中時代就離家生活的我來說,中秋節 一直都是一個,有足夠假期可以回家的話,就趕快殺回家的日子,至於回家過後要作什麼?一點都沒有想到。反正就是闔家團圓的日子,如果不能回家團圓那也只是 跟每天晚上都一樣的一個自己度過的晚上。
今年在台北,卻特別地感到孤寂?也許是跟最近的心境有關,努力地釐清自己的想法、努力地想找出自己往後的方向,在不斷不斷的煩惱和壓力中,特別想要把自己放鬆,暫時拋開腦海裡糾纏一起的思緒。
從以前就很喜歡獨自一人的夜晚;深夜在獨自一人的房間裡,只有音樂陪伴而心無旁騖地挑燈夜讀;在深夜空無一人的街景中遊車河,也是我最喜歡的一件事。深夜讓我覺得很自在、讓我覺得很安心、讓我整個人沈靜下來。
走過深夜及清晨的台中、深夜及清晨的町田、深夜及清晨的台南,看著外表跟白天 無兩樣的建築物,卻因為天色的不同及人們的消失,構成了另外一種畫面,給了我另外一種奇妙的感覺。一直很喜歡享受這樣的感覺。昨天,我也體驗到了深夜和清 晨的台北,有著慣有的沈靜感覺,但是多了一點那麼不一樣。台中、町田、台南的深夜街景,都是由在路邊高處的路燈照射出無人但微亮的街景,喜歡看著熟悉的街 景讓一點點光線微微地照射著,散發出一種奇妙又使人迷戀的感覺。台北,除了孤獨的路燈,多了很多造型路燈,黃光、白光讓整條馬路清晰可見,少了那麼一點奇 妙又使人迷戀的感覺。昨天看著台北的深夜街景從眼中一幕一幕滑過,我突然深刻地明白了一件事,這個城市跟我的牽連不多,以往因學習的關係,到了任何一個地 方,有機會看到深夜的街景時,心中所湧現的奇妙感覺,在昨夜的台北,卻沒有出現。我像是一個觀光客,冷漠地看著一幕幕自己最深愛的深夜街景從眼前滑過。
也許沒人可以體會我去到一個新城市所湧現的熟悉感,我想那是我自己的一種第六 感、一種直覺。來到台北的這一個月,我很努力地想湧現這種感覺,讓自己來熟悉這個城市,不過...我想我是失敗了。也許命中注定跟我有所牽連的城市,台北 所佔的比例不大。今天早上體會到了這件事,而在剛剛我更是清醒地知道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解決手上所有的負荷,回到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地方。
寫著這些可能不會有人相信我有這一面的話的同時,想著,有哪一個朋友知道我是 如此迷戀深夜的街景嗎?有哪個朋友曾經二話不說地陪伴我晃過深夜街景的?想來想去,也只有大學的超級好友,曾經因為我的一通電話,在深夜12點,帶我去看 我最愛的夜景,一句話不說陪我呆呆地看著夜景,深夜的街景也都是他一路陪伴我,讓我可以細細地感覺。我想我的很多連家人都沒看過的一面,也都只有這位超級 好友看過。大概連家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女兒或妹妹,腦袋裡會有這麼多的想法,更別說朋友了;大家眼中的我,一直都是爽朗、吵鬧、搞笑的一個人。有誰會知道、 相信我喜歡深夜自己一個人,我喜歡看著深夜空無一人的街景,讓自己的思緒像脫韁野馬一樣狂奔?
創作者介紹

火星冷血蜥蜴的窩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