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整年中經歷了許多,一直想要給自己一個完全放鬆的空間與時間。把幾乎沒有請過的年假拿出來,跑到日本去玩了整整一個禮拜。
先到東京落腳見見五年不見的合氣道朋友們,然後一鼓作氣地衝到青森去。

到青森去的當天早上,我高估了自己的認路能力和走路速度,低估了新宿西口的複雜度和新宿到東京的距離;明明一大早都已經探過路了,還是硬生生在新宿西口的小 田急百貨附近迷路,硬是找不到地下鐵入口。不得已一直走,到最後我面前出現的竟然是JR新宿東口,但是時間已經是處於一個危險的狀態了。

提著大行李,衝進東口讓我跑到總武線月台上,又發現怎麼月台兩邊的行車方向都是一樣的,而且都不是往東京,於是又急急忙忙往販賣店小姐所指的月台跑,這中間當然是要下月台又上月台。一上去坐上車了,看看時間,想說應該可能還OK,沒想到,車子起步沒多久,隨著車子的前進,緊盯著車內螢幕的我,開始知道應該是 趕不上新幹線了。完全低估了新宿到東京要花那麼多的時間。一抵達東京車站一路往新幹線改札口衝,當我看到新幹線改札口的時候,我要搭的新幹線已經消失在看 板上了了。但是沒有時間讓我傻眼,馬上去換一個小時後的新幹線票,接著打電話到青森旅館去問路線,然後搭著已經慢一個小時的新幹線飆往青森。(由於本來是要搭旅館的接駁巴士,所以不知道青森那邊的詳細轉乘資訊)

東京飆到青森~我想大家很難理解距離感吧?這樣解說吧!

高鐵從台北到高雄是一個小時半,而且中間停很多站。從東京到青森則是快要三個小時,然後中間距離都是上百的那一種,所以我想...應該是台北高雄的兩倍距離吧?
下了新幹線,最大的考驗開始了。轉車!在我手上完全沒有時刻表跟地圖的狀況下,只能照著旅館老闆給我的路線指示轉車。從八戶車站轉往「三澤」,旅館老闆給我 的時間是在新幹線下車後一個小時的車子,不過當我轉進東北本線,我發現當下有很多班車準備出發,於是在時刻表前研究了一下,即刻跳上另一台往函館的白鳥號 前往三澤。在三澤再轉搭「十和田觀光電車」到十和田。

在三澤轉電車時看到了有史以來第一個讓我不敢踏進去的的火車站。從JR三澤車站往電車乘車處走,我看到了電車乘車處由此去的招牌,但是在那招牌底下只有一扇破爛的木門,鑲著裂開的玻璃。然後往內看就像一間荒屋什麼都沒有,我完全不敢進去。跑回五步遠的旅遊中心問個清楚,結果旅遊中心裡的阿伯莫名其妙地看著我說就在那邊啊!我問他說,可是我看不到售票口...阿伯不再理我,只好又往那扇破爛的門走過去,剛好看到有人推開那扇破爛的木門,於是我趕快跟著他後面跑進去,走個幾步,嘿~真的有售票機和列車長耶!有列車長就是真的囉!買好車票,真的覺得這個車站沒有給他拍下來太可惜。

 三澤車站

一路又搖晃到十和田湖站,再轉公車,公車又搖晃了一個小時多,終於到了口中的Grand hotel,拖著行李踩著厚厚的積雪,進到門口看到招牌,突然有一種...ㄟ~的感覺,好像不太一樣喔?進到裡面跟櫃臺一問!喔!我的老天!我的旅館跟這家旅館只有後面的字是一樣的,而且從這邊到我的旅館還要車程半個小時...下午四點而已,天色已經完全轉黑。不得已請這家旅館的人幫我叫輛計程車,再從這一區旅館區飆到我真正要住的旅館區。

在計程車上與司機一聊之下,發現原來我算是幸運的。
因 為奧入瀨溪流這一片原始森林區中,手機是沒有訊號的,而且這個季節,晚上四點以後天色全暗。冰天雪地在原始森林中要找到公共電話亭,真的是作夢!跟司機聊 了十幾分鐘,外加在後座滾過來滾過去(因為司機用超高速在冰天雪地中行駛山路,每一個轉彎都要被拋飛一次)終於到了我的旅館區,「休屋」。

進到純樸的溫泉旅館,看到自己的小房間,只有感動可言!只能說真的是純樸的小和室。不過我很喜歡那種感覺。因為外面天色已經全黑,所以只能猜測說窗外就是十和田湖。

在房間打滾完到餐廳吃晚餐,看到我的晚餐又再度地感動了一番!相機拿起來趕緊給他咖擦喀擦好幾張,從定食全貌到各小缽中的料理一一照下後,再開始品嚐。

第一天美食

美食2

壽喜燒

說實在的,日本料理真的只有外表好看而已...吃習慣熱食的台灣人,會很不習慣的日本冰冷食物。整套定食中只有小小壽喜鍋、烏龍麵、湯和蒸蛋是溫的。其他都是 沒有溫度的。雖然說在暖氣中吃飯是不會覺得冷,但是吃到肚子裡都冷冰冰的,也是一個難過。雖然看起來東西都一點點,可是吃起來還真的很撐!
第二天晚餐也是定食一套,不過換成「糯米棒鍋」,秋田名產。一樣也是相機拿來,拼命照!一樣吃到稱到一個不行。

第二天美食

糯米鍋

溫泉旅館的名目就是大吃一頓後,到溫泉去把油榨出來。旅館裡面本來就有一個露天溫泉,連續兩天都選對時間去,整個澡堂跟溫泉都是我的。一個人在露天溫泉裡面滾來滾去,還在第二天實現了上頭下著雪,下頭泡溫泉的夢想。
第二天,跟著旅館的行程,跑到深山裡的谷地溫泉去泡湯。真是一趟洗溫泉洗到脫皮的旅程啊!
谷地溫泉真的就像電視播放的的秘地溫泉一樣,在登山口的一座小木屋裡,有著一個開湯400年的湯屋。號稱日本三大秘湯之一!

谷地溫泉外觀

什麼叫做冰天雪地?

雖然我不知道那個澡堂是不是真的 有400年的歷史?但是有很古代的感覺。旅館附加的行程是必須在谷地溫泉消磨三個多小時,本來計畫要順便去走走散步行程的,不過因為大雪的關係,所有的散 步路線都禁止通行...所以我就被困在小湯屋中。不甘心的我,看著外面狂吹著雪,於是決定拿起相機,穿好大衣衝到外面去照雪景。所有的日本人(那邊只有我 一個不是日本人)都縮在房子裡,只有我一個台灣瘋子在天寒地凍的冰天雪地中照相。
在那附近其實可以照的雪景也不多,因為全部都是白色的一片,而且積雪很深,不可以亂跑,因為根本不知道雪下面是什麼東西?下一步要踏過去的地方要踏多深才會到地面?或者是根本就沒有地面,是一個洞?
我本來想要爬到旅社前的小瞭望台上,拍他前面的景觀。它就在某台車子的前面,由積雪看起來,他應該就只有兩階左右的木梯,我踏出第一步往我認為應該是第 一階梯子的那一堆雪上踩下去...我的右腳跟我的左腳落在同一個平面上...我認為的第一階階梯,是跟我站的地方同一個平面,可能是因為停車的關係,所以 我站的地方雪沒有積到像右腳所踏的地方那麼高,被騙了這一次以後左右看看,發現我的方向剛好是個死角,躲在裡面休息的人看不到我,所以如果我一個踩空,摔到哪裡去,沒有人可以救的了我。所以決定放棄爬到瞭望台上面去照相的念頭。回到路中間,雖然說也是舉步維艱,不過至少...我確定我不會掉到奇怪的洞裡面去。對著屋頂鋪著一層厚厚雪的旅社狂照,舉高相機拍拍完全看不到的濕地景觀(由招牌上得知的那裡有一片濕地,但是只看到一片雪)

繚望台

拍完雪景,回到旅社,好好 享受了山中小屋的感覺,但是隨著外面吹雪越來越嚴重,屋內溫度降到跌破20度,在回程前我決定再到日本三大秘湯中尋回我的溫暖。

生活在亞熱帶的我們大概只要看到雪都是興奮不已。但是大概不知道什麼叫吹雪吧?這次去日本連續體驗到三天何謂「吹雪」;吹雪這種情況就是,不會覺得雪是下下來的,相反地有它是從地面往上飄的感覺。而且在屋子裡看著她的變化,是相當有趣的;但是一旦身歷其中,就會恐懼了。
風不大的時候,看到那些雪,慢慢地往上飄~緩緩地從你眼前飄上去,可是下一瞬間可能天地變色,所有的雪刮成一陣煙,四處亂竄。尤其是在谷地溫泉登山口那邊的 吹雪更是恐怖,在外面狂照相的時候,就遇到兩三次,真的是突然之間風雲變色,你只來得及聽到呼~的風聲,之後你四面八方都看不到東西,眼睛也睜不開。而且 風不會只從一處來,他是四面八方刮,就像突然出現一道龍捲風把你裹住。在那個時候只能把帽子拉起來,低下頭等風過。

從深山的谷地溫泉回程時,經過奧入瀨溪流,有短短的15分鐘去奧入瀨溪流散散步

凍結住的一景

車上所有的歐巴桑們都不下車,只有我這個台灣瘋子又很勇猛地帶著相機衝下去,那個時候的氣溫是零下,我的冰火掌瞬間呼應了這樣的溫度凍僵。同時在那邊遇到了台灣團...在那個時候打死我都不要承認自己是台灣人,整團吵的要死也就算了,最讓我傻眼的是,我們的台灣年輕人,在我眼前,硬生生地拔下一支冰柱...我本來很想開口問他說,你拔這個東西要幹嘛?你拿著他回到車上,三分鐘 之內只剩下地上的一灘水;請問你到底在想什麼?不過看到那種動作的我,根本不想承認我跟他是同一個國家的人。

在這邊僅給看到我部落格的好友們,拜託拜託,到國外旅行的時候請把台灣人的陋習收起來...真的~很難看!若有你的家人或朋友做出這種動作的時候,也請制止他!

出發到谷地溫泉前,我這個台灣瘋子冒著一大早的風雪,衝出去走所謂的散步路程。一開始輕忽了天寒地凍的程度,只穿著大衣拿著相機就滾出去了,走了不到十分鐘,乖乖地滾回旅館拿圍巾和手套。
沿著湖邊小徑,一路拍照一路往十和田神社跟乙女之像走去。沿路十和田湖的風光真的美不勝收,一路閒晃,雖然有戴著厚厚的手套,不過手套內的手指一樣是凍僵的。
最後一天本來打算坐坐遊覽船的,起床一開窗,我的天!這種天氣大概也沒有辦法坐船了。

十和田湖一角

本來從我的窗看出去,可以看到十和田湖後白雪皚皚的山景,在那一天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視線只有10公尺啊!大雪紛飛~當下斷念!即使遊覽船有開,也照不到什麼相片吧!

回程到了八戶車站,開始找尋特產。果然是青森,在車站外就有一家小小的果菜舖,前面就擺著蘋果。二話不說選了一包。來到青森不吃一顆真正的蘋果怎麼可以呢?進到車站,找到很多以蘋果為主的土產~蘋果為主!這就是青森啊~

下一次,我會再去一次十和田湖,不過我將會選冬天以外的時間前往。多住個幾天,用自己的腳走過整個奧入瀨溪流,把每一條瀑布都看清楚,照下來。好好地去把十和田湖的遊覽船坐過一遍,把十和田湖的湖上景觀看過一次,照張像

創作者介紹

火星冷血蜥蜴的窩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