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強颱來襲的週末,也是一個跟好友們聚會的週末。預想中的強風豪雨完全沒有出現,但是快樂的聚會卻一個又一個。
星期六,霞姐、ㄟㄟ、小回,四個人一起出去大聊特聊;從公司獎金聊到大學八卦,又從大學八卦聊到現實八卦...同學,真的是老的好!
星期天,小森、珊樺、懷瑜、毓麟,參觀了懷瑜的新家,一樣大聊特聊,從裝潢聊到了教育,又從教育聊到了節約的未來,再回到教育...朋友,真的是志趣相投的好!
坐在從三峽回台北的車上,看著北二高旁的一幕一幕的夜景,想到中秋節,我一樣是在同一台車上,看 著北上的夜景一幕一幕奔馳而過。喜歡隔著車窗看著夜景,因為千頭萬緒會在那個時候出來,看著似曾相似的某一幕,或者是整片的燈火,想著曾在哪裡見過一樣的 景色。安心地坐在車後座,不用幫忙看路或忙著跟司機聊天以免他無聊,這些都不用,就是安安靜靜地看著窗外,想著自己的事。
看著珊樺在前座熟睡的樣子,心中不禁在想,覺得有一個可以讓自己完全相信的伴,人生還缺什麼呢?想著除了擠滿一家人的爸爸的車,我可以這樣的熟睡外,又有哪一台車是我敢又或好意思睡下的?
在北二高上奔馳著的汽車,看著車內前座的兩人,我似乎看見了另一個畫面;前座熟睡的是我,而旁邊則是一個可以讓我完全信賴的人。這樣的畫面,一直在奔馳的汽車內出現,一直想把那個畫面看清楚,但是始終是一個模糊的影像。感覺上,很舒服,很近...
 
翁大師再度看到模模糊糊的印象畫面,可能因為是自己的畫面,所以非常的不清楚。但是...這真是太神奇了!
 
最近這幾天,一直在想著,想把辭職時間提早,想到日本去走走,一個人走走。晃晃京都幽然的街道、晃晃東京都內的下町、晃晃溫泉區的山路....一個人不想任何事情的晃晃。逃避現實還是放空自己?隨人說。
為什麼到日本?台灣不行嗎?答案是「很難」!台灣沒有日本發達的交通,真想要放空必須到交通不便的地方,交通既然不便,當然要擔心自己下一步的時間,這樣如何放空呢?
台灣不行,怎樣不行?台灣沒有辦法找到一條看起來不荒涼,但是又安靜的街道。台灣的路要安靜的,是有的,但是他旁邊一定是長滿了比人高的雜草,所以他才會安靜。如果旁邊有三三兩兩的小屋,他就一定不會安靜...
台灣不行,為什麼不行,因為台灣旁邊的小屋就算安安靜靜處在哪裡,你都不想多看他一眼,因為他沒有特色,因為他很髒。
那為什麼到日本?其他國家不行嗎?可以,只是,語言不通,是沒有辦法自在的晃的,因為一樣要擔心下一個點,一樣要擔心因為語言的不熟悉所帶來的困擾。
 
最近需要真正的空~不是腦袋的空~但是...辦的到嗎?

創作者介紹

火星冷血蜥蜴的窩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