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始下筆寫這篇前,我突然覺得我好像不是在上班,是在介紹一團爆笑天團的行為。
話說我們家的工程師們從日本研修一個月回來以後,休息個四天左右,又全部被丟 到桃園來研修。不過因為桃園仍位於台灣境內,所以比較沒有到日本去那麼孤苦無依的感覺。而且台灣旅館比較好,每一間都有網路。(台灣旅館獲勝!)而且台灣 旅館房間的空間也比較大!(台灣旅館再度獲勝!)
 
恩~到了桃園,當然天天工作,連星期六都要工作;即使這樣,我們家工程師還是 有很多名目的。到桃園第一天,因為是移動日,所以當然不用馬上趕到工廠去上班,於是一到旅館東西一放好,浩浩蕩蕩計程車一坐,就到家樂福去搬東西了。這個 行為讓我跟他們日本老師研究很久,都已經回到台灣了,有這麼需要大採購嗎?台灣什麼都沒有,有的就是方便至極點的7-11,以及小攤販。幹嘛要去家樂福搬 一堆飲料或泡麵咧?不過他們的說法是...你不懂啦!貢出來你會怕(請用台語想像,並加上賤賤的語調)好吧!那就不要知道好了,免得晚上作惡夢!(呵呵, 蜥蜴向來從善如流;小人物的生存方法,這樣才能細水長流的活)
 
上班,誰說不能搞笑得?照玩!不過在這邊先聲明一點,蜥蜴挺佩服我們家的搞笑天團的,這是他們的組長跟我研究出來的。他們上班的時候都是很認真的。尤其平常玩得很兇的那幾個,一到上班時間整個人都會變。只有在休息時間近了,或者比較 輕鬆一點的時候,才會有一點頑皮的本性出來。這個真的讓我對他們很刮目相看。回到正題,因為他們來這邊有很多工作要做,其中之一就是配線,那配線咧~我覺 得是一種相當需要耐心的工作,因為你要跟幾條小小的電線奮鬥,一直把他喬到一個最美的狀態,再用小小的束帶把他綁好。重點出現了!束帶,因為他們所有的電 線都是靠束帶,這是一種塑膠的東西,利用鉗子是可以把他剪斷的,好啦~他們最近的新遊戲就是,當其中一組努力的綁到一個程度後,另一組在休息時間前後,會 去搞破壞。拿起鉗子,給它剪~當然另一組也是會報負的...偷拔另一組的接頭起來,讓機器無法動作,還找不到問題....(說實話,真的很幼稚;很像國小 學生在玩的)不過他們可以天天玩的很快樂...我也只能說他們快樂就好....而且他們最近已經跟他們老師有了一定的默契,只要他們自動遞鉗子過來給老 師,老師就知道他們已經整台都配完線了。我覺得有時候,他們老師也很難理解這群台灣人到底在想什麼?
 
在桃園這兩個禮拜,不僅帶他們 老師去吃薑母鴨、麻辣火鍋、還帶他去釣蝦;這中間也餵他們老師吃檳榔;他們家老師還真敢吃啊!吃薑母鴨的時候,表演了啃鴨頭、鴨腳秀給他們老師看;他們老 師光看到鴨頭一整個,就快瘋了!後來前幾天再去吃麻辣火鍋,拿了一堆奇怪的東西給他吃。從豬肚、牛肚、牛筋...這些內臟類的東西到蝸牛...連我自己都 沒有吃過的東西,都一併塞給他吃。挖你咧~真是精彩絕倫啊!這次他們老師大開眼界的不是這些奇怪的食物,是我們家工程師們的食量。這...我也很難向各位 說明他們的食量有多大!吃到他們老師一直在懷疑他們到底都把東西吃到哪裡去了?套一句我們家工程師說的,麥問啦~共出來你會怕........還真是怕啊!唉~
創作者介紹

火星冷血蜥蜴的窩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