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了忙碌的一個星期,這個週末可以說是最美好的日子了。
這個禮拜真的好長!

當我在星期五晚上七點把所有的事情完成的時候,那是多麼地高興啊~
週末我要聽著音樂看著書,快樂地這樣想著;星期六下午,關鍵下一秒看到一半的時候,被兩個瘋女人拉出去「串丸子」。不要懷疑是真的丸子。跑去家庭代工囉!
三個女人目的不是錢,而是丸子,跑去某個工廠,拼了六個小時,幫人家解決了丸子危機;然後滾回家睡覺。
星期天一整天,真的就只有悠哉了。把關鍵下一秒看完,又把記憶裂痕看完;已經對「未來」有很多的想法,因為影片中所探討的東西,讓我喜歡感傷的那一部份又出現了,想著想著,出去買了個便當,順便租了一點書回來。
拿起第一本侯文詠的「我的天才夢」,印象中侯文詠的作品通常都是有趣居多,但是這一本的最後一篇剛好講到他決定要辭職,而對未來的想法。
看著他的文字,我慢慢地覺得眼前的雲有一點開了。

關鍵下一秒裡面最後的一段話:「Here is think about the future, every time you look at it,it changes it, because you look at it and then change the everything else. 」

而記憶裂痕裡面也有一段話:「If you show someone else future, they have no future,you take away the mystery,you take away the hope.」

侯文詠的「我的天才夢」裡寫著一句他想像中小時候的自己跟長大的自己所說的話:「我不要變成你,因為我的未來是豐富的想像與許多的問題,而你,不管變成了什麼,只是答案之一」
有另外一段是「如果把人生的許多未知時刻想像成恐怖箱,其實恐怖箱內的對象多半是不值得害怕的。可是這些恐懼挾著『未知』的力量,狐假虎威地在人生的道路上讓人卻步,把人局限在某種無形的牢籠裡...」
在那之後,他寫了很多文字,但是有一段打中了我;「我一度以為我得做好痛失一切的準備,好面對我的選擇以及隨之而來的轉變。等我走遠了,回頭去看,才知道我只是離開了那些不屬於我的一切。我從來沒有真正放棄,或者失去過什麼。」

看著這些話,它們都打中了我心中一個隱隱約約的地方,自己也說不出來是哪裡。但是在聽到或看到這些話的時候,突然覺得輕了、清了。是什麼東西飛走了、消失了?

我相信每一個人對未來都是充滿了不安和茫然。因為沒人可以知道未來是如何?
看著這些話,寫著這篇文章的同時我開始反問我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讓對未來的恐懼把自己徹底地壓倒了?
是因為長大了嗎?面對更廣闊的未來,而茫然無所適從嗎?
學生時代,其實不用想太多未來,因為就是唸書考上下一個階段的學校,其不同是在下一個階段的那個學校在眾人眼中是好是壞而已。
而出了社會,沒有所謂的規範的下一個階段了。所以對未來更加的茫然,更加的不安。
知道未來未必是好事,因為你會因為知道它而改變現在的某一件事。這跟之前一樣讓我衝擊很大的一部電影是一樣的。
「Butterfly Effect」其實渾沌理論是更廣義的。他不只限於時間,但是用他的反向思考,如果我因為知道了未來,我一定會對未來有所不滿而變動現在的某一件事。這我現在所變動的這一件事,又會影響到多久遠的未來呢?

「為自己的未來想想」,我想這句話是很多長輩對後輩所說的話。無非是為了讓他們多對自己的所做所謂負起責任。可是如果這些後輩因為這樣局限住自己的腳步呢?因為恐懼,而局限住了自己。

「我只是離開了那些不屬於我的一切。我從來沒有真正放棄,或者失去過什麼。」也許這句話可以解釋一些事情。
對自己當下所做的決定負責,我想就是一種邁向未來的方法。
為自己當下所做的決定負責,聽起來也許很簡單,但是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和責任感。因為這意味著一旦下定決心,不能後悔,也沒有重頭的機會了。

我很慶幸我從不後悔我做過的一些決定,我也不想重頭。
對於未來,是人都會期待。我想這就是潘朵拉這個害人精的問題了。因為他留下了禍根「希望」,但是踏穩現在的每一步,未來不管多麼地驚濤駭浪也是可以經過的。我想!

創作者介紹

火星冷血蜥蜴的窩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